阿根廷装备管理员:梅西总是帮助他人;最有趣的是奥塔门迪

在阿根廷国家队工作25年的装备管理员马里托-迪斯特法诺接受D体育电台的节目采访时,透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我像个牧师,球员们会来倾诉。2012年,他们给了我很多钱让我讲述更衣室的故事。1997年,佩克尔曼告诉我们要保密,因为“有些事情球员会告诉你,他们的父亲都不知道。”

那是2004年6月16日。当他来到这里时,是一个非常内向的男孩。他不说话,只是摸了摸鼻子。我告诉他来喝一杯。当球员遇到什么问题时,他们首先去的地方是装备室。

当我们与贝尔萨合作时,我的身体情况很糟糕。我患有腰椎间盘突出,我不想手术,如果发作,那就发作吧,我想按我希望的方式死去。我快63岁了,还是想在这个岗位上竭尽全力。国家队是我的第二个家,我爱国家队,不想退休。如果我能干到2030年70岁的时候,我宁愿自己带上吃的,不要工资。

我为每名球员准备三套球衣,这是1999年尼日利亚U20世界杯上糟糕教训后的习惯,那次在烘干机里有60件球衣被烤坏了。

2014年世界杯上萨巴莱塔的球衣出了问题,我给了他第三件球衣,因为他流血了。然后我不得不回更衣室再找一件,比如洗一件上一场比赛的球衣。但我不能离开替补席,比拉尔多教练告诉我:“你必须呆在替补席上,因为如果有球员要换鞋子或其他东西,第一个就会找你。”

我的叔叔是竞赛俱乐部主席,1995年我在比赛中见到了马拉多纳。马拉多纳像我的兄弟,而梅西像我的儿子。

梅西躺在床上睡觉也在想着要帮助谁,起床后也在想着这件事,他是一个来自其他星球的孩子。梅西去过很多地方比赛,他总是这么做。我们有一次去乌拉圭踢预选赛,一个男孩哭了,梅西转过头说:“把他带过来吧。”所有的对手都会要梅西的球衣,许多球员来我们的更衣室。

我当时本打算回家去,但萨洛里奥教授(体能教练)抓住了我,告诉我小伙子们想让我一起去。我说:“我不能去,因为我妈妈快不行了。”直到格隆多纳(时任足协主席)打电话给我,他说为我感到自豪。尽管当时的处境如此,我还是为了球员们去了。

抵达中国后,有一次里克尔梅让我打电话给我妈妈,告诉她带我去是因为球队要赢得金牌,回国后会把奖牌挂在她身上,让她记住。当我们决赛战胜尼日利亚回国时,里克尔梅问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妈妈住在哪里,要给她送奖牌。我当时不敢相信。

小伙子们都跑到装备室,想找一些可以送给他的东西。我包了一瓶酒,把它带上,开始在阿KUN的床上边跳边唱“谁喝光了酒”,他和梅西住在一个房间。

要说最好玩的人,那无疑是奥塔门迪。“ATR Perri”,我是这么叫奥塔门迪的,我把他搞疯了。我支持他。当我看到他睡着时,就会给他一巴掌,否则他就不是奥塔门迪了。(ATR:阿根廷的网络用语,表达高兴、兴奋的意思。Perri,阿根廷人对亲密朋友的称呼。)

他很外向,但其实他一直像个孩子那么单纯自然,在疫情封控期间,他让我陪他睡觉,并告诉我这会让我们赢球。我们最终确实赢得了美洲杯冠军。

小伙子们在球场上拼到“吐血”。他们非常谦虚,这让他们能够登上巅峰,他们为此将一切都抛在脑后。

“梅西躺在床上睡觉也在想着要帮助谁,起床后也在想着这件事,他是一个来自其他星球的孩子。梅西去过很多地方比赛,他总是这么做。我们有一次去乌拉圭踢预选赛,一个男孩哭了,梅西转过头说:“把他带过来吧。”所有的对手都会要梅西的球衣,许多球员来我们的更衣室。”

装备管理员其实还需要负责管理队长袖标、队旗这些的,这些东西在阿根廷队很好管理的,不会丢弄!所以这大叔平常的工作任务应该很轻松

梅西躺在床上睡觉也在想着要帮助谁,起床后也在想着这件事,他是一个来自其他星球的孩子。

当时是大马丁问工作人员:你是睡在房车里吗?工作人员说:你的大马丁:你可以来和我睡,我一个人睡。

梅西也帮助过我,在女朋友劈腿那段难熬的日子,是梅西的比赛陪我熬过来的,现在她又想回来找我,我虽然很想说yes,但是还是决绝的对她说,滚!世界杯期间谁都不要打扰老子

梅西真的是完美球员模板,球场上个人技术天花板且传带射全面,个人荣誉历史第一,冠军数历史第二。球场外低调谦逊又友好,不营销,无黑料。一个真正纯粹且强大的足球运动员

经过美洲杯的洗礼与经验,在慷慨激昂的精神喊话上,完全可以看的出来,梅老板是可以抗大旗的领袖。 此次的世界杯大喇叭完全支持。 谁在说梅老板的个性不能当领袖,大喇叭会把他喷到废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